火爆京沪的沉浸式艺展WAVELENGTH:制造之外登陆深圳

每一次对“制造之外”的狂想,都是对人类现今境遇的反思。期待在这里,你能逃离一切,看到自己。你是“制造之外”的观者,是艺术的参与者,也是艺术品本身。

现代人的生活正在逐渐演变成一场巨大的消费游戏。欲望升腾,人类、消费品、制造美学在当下的世界建立起一种复杂的共生关系。“制造之外”试图通过艺术的方式逃离这段关系。

2019年11月1日火爆京沪的当代艺术大展WAVELENGTH:制造之外在深圳雅昌艺术馆盛大开幕。28个艺术空间,30位国际艺术家为深圳完美呈现了他们的最新作品。2200+平的超大展区,为观众带来超值的当代艺术体验。

(上)「克里斯托世界Crystal World 罗苇 中国 」当你行径在真实与虚构交汇克里斯托的世界中,能看到艺术家不断的自我探索与多元的创作;你的到来也带来了新的能量,连结你成为了它的一部分。

(下)「贪食蛇的寓言 The Fable of the Snake 徐振邦 中国」“贪食蛇的寓言”用锡箔管模拟贪食蛇的躯体在空间中及平面上不断地延伸。“贪食蛇”将自身的长度延伸到极致,充满整个画面,最后头尾相接通关。

展览分为“危险品”存放区、“返工”区、“废料”区、“不良品”区四大主题展区,国内外知名艺术家通过装置、雕塑、绘画、新媒体等多种艺术形式,充分发挥物质、材料的反叙事力,重塑习以为常的生活场域及生态系统,并借此探讨消费文化、可持续发展等社会议题。

她的工作是基于装置,每件作品都是自发的空间干预。通过黑光灯照明与细绳的结构组织,将虚拟化视野落地实现;通过光线结构搭建描绘初步的数字化渲染。呈现屏幕背后的虚拟世界,试图呈现当代虚拟结构并探讨是什么元素让虚拟的幻象成为现实。

以解离知觉为工具,Aysha的作品将呈现通过透视法所产生的变形矩形。三维的、二维的幻象,跟随观众的动作,分解和重组、转换并推进。

「The First Analogue 第一模拟」艾莎·哈姆达。艾莎·哈姆达(Aysha Hamouda)1991年出生于瑞士,锡拉丘兹大学艺术硕士学位,她曾在德国、瑞士和美国展出过她的作品。

本次展览的作品“第一模拟”是关注“身体”的装置。“第一模拟”利用红色作为隐喻框架来考虑科技如何在人类的生理和心理水平上进行交互,整合和转换人类感知。

作品跟随观众的移动而分解和重组、转换并推进。这种感知网络也会激发出一种方向感迷失的体验。观众无法控制自己的视野,个人在缺乏深度感的环境中的移动也受到挑战。

本次是TUBE第一次在中国呈现,由艺术家Rejane Cantoni在现场参与搭建完成。

Rejane Cantoni,生于1961年,是来自巴西圣保罗的一位艺术家。她拥有两个圣保罗大学的艺术领域博士后,圣保罗天主教大学的传播学和符号学博士学位以及日内瓦的信息系统高级研究计划的硕士学位。

「TUBE管」瑞简·坎托尼。瑞简·坎托尼(Rejane Cantoni)和莱奥纳多·克莱森缇(Leonardo Crescenti)自2005年以来就一直以艺术家组合的身份合作。他们在世界各地的艺术机构举办过多次展览。

自1987年以来,Rejane Cantoni一直使用设备和技术研发沉浸式装置,用于在自然和自动化环境中获取和处理数据。TUBE作为雕塑旨在将访客浸入景观中。

在TUBE的一端,投影屏幕显示了在不同时间,不同天气条件下的深圳的城市天际线。访客们可以同时进入雕塑并进行互动。参观者在充满反射的世界中游走、定位、穿过TUBE。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艺术家都有连接两个气球的想法。他在其他当前运行的项目之间找到了空闲时间,购买了两个气球,结果让他大吃一惊:它是如此朴实而又神奇!由两个非常简单且好玩的物体相互对立带来了一种独特的童趣般的发现感。这个经历让艺术家越来越意识到,“简单即神迹”。

「Black ballons 黑色气球」塔道瑟恩(Tadaocern)出生于1982年,工作生活于立陶宛维尔纽斯。维尔纽斯格迪米纳斯技术大学的建筑学学士和硕士学位。其装置关注对空间和物体的内在关系,并用视觉艺术的形式表达。

被放置在特定的空间中后,气球会将其分成许多相等的部分,并让观众感觉到他们正在观看增强现实的渲染。人们此前也许只能想象由数百个气球组成的雕塑将如何对一个人走路时产生的风产生反应。一秒钟后,构图恢复到其先前的状态,形成了看起来不现实的完美网格,这样的视觉效果更像是由计算机生成的图像,而非我们身处的现实。

Le Riche拥有开普敦大学米歇尔斯美术学院(优等生)的美术硕士学位。他主要从事雕塑和装置作品,不局限于任何特定的媒介或艺术制作技能。

“彩虹屋”装置是一个典型的南非白人家庭的起居室的奇异再现,1995年橄榄球世界杯决赛正在电视转播中,这场比赛中南非的跳羚队获得了著名的胜利。家具上覆盖着粉红色的线,墙壁也由彩虹线组成,天花板密布上有150个覆盖彩虹线的橄榄球。在本次展览中,艺术家同时通过彩色作品呈现一个明媚的彩虹世界。

「The Rainbow Room 彩虹屋」皮埃尔·李·里奇(Pierre le Riche)出生于1986年,是一位来自南非的概念艺术家,现工作生活于开普敦。

在本次展览中,艺术家同时通过色彩绘画作品“全息图P1”“全息图P2”“全息图P3”,装置作品“全息图H12”和一万针的刺绣作品“光谱”,与“彩虹屋”结合,呈现一个明媚的彩虹世界。

这个作品是艺术家接受男子气概的一个比喻。“我小时候被迫去打橄榄球,我真的不愿意。但是如果不打橄榄球,就不被认为是一个真正的男孩。其实我是个不符合传统观念中有男子气概的人。所以我用彩虹色的线编织在橄榄球上,这样我比较能接受玩橄榄球。”

这是一次对物质、材料、生活场景的再定义,一场数字化时代下对人类境遇及社会生态的再探索,一种关乎消费主义新美学态度的再界定。更多艺术家的精彩作品,等你现场打卡!

(上)「The Last Word尾言 Illegal Art 美国」“尾言”的灵感来自商店橱窗中的一块蜂窝纸板以及耶路撒冷城中的哭墙(或称西墙或科特尔)。这堵墙是希律大帝在公元前19年建造的大规模犹太庙宇遗迹的全部。据说这是伊斯兰先知穆罕默德(Mushammad)在升入天堂之前系上他的有翼马的地方。

(下)「Uniform制服 克劳迪娅·卡萨里诺 乌拉圭」“制服”系列创作于2008年,当时巴拉圭人到西班牙的非法移民现象蔚为壮观。成千上万人离开了自己的家乡,因此空着的制服停了下来,等待着。卡萨里诺认为女性的身体被意识形态重重包裹,因而通过服装来探讨女性问题反而使之更容易被理解。她大量使用薄纱,这种透明纺织品·在西方社会的大部分仪式中都会出现,比如婚礼、哀悼。它的透明度如同服装的一种隐喻:它覆盖了身体,却揭示了其它问题;这种“凝视”超越了服装本身。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